首 页 公证动态 业务指南 公证机构 论文案例 工作交流 相关下载 公示公告
 · 聊城公证网 > 论文案例 > 正文

交通事故民事赔偿协议公证中应注意的几点问题

聊城公证网  2011/4/22 17:05:38  | 打印 | 关闭  34796(Hits)


2010齐鲁公证论坛获奖论一等奖

交通事故民事赔偿协议公证中应注意的几点问题

                       聊城市鲁西公证处周玉霞

内容摘要近年来,随着汽车工业和交通运输业的快速发展,道路交通事故明显增多,事故发生后,通过办理交通事故民事赔偿协议,明晰各方权责,加快结案的当事人也越来越多。但在交通事故赔偿的处理上,还是存在着诸多问题,如胎儿在交通事故中的赔偿请求权,未成年人监护人的确定、赔偿款的监管等等,对此,通过实例进行简单分析。

关键词】交通事故 胎儿 赔偿 请求权 监护人

近年来,随着汽车工业和交通运输业的快速发展,道路交通事故明显增多,已成为危害人们生命、身体、健康和财产的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由交通事故引发的损害赔偿案件,日益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事故发生后,通过办理交通事故民事赔偿协议,明晰各方权责,加快结案的当事人也越来越多。公证实践中,笔者发现在交通事故赔偿的处理上,还是存在着诸多问题,如胎儿在交通事故中的赔偿请求权,未成年人监护人的确定、赔偿款的监管等等,还有待进一步探讨。由此,笔者通过下面两个案例就交通事故赔偿协议中遇到的几个问题发表一下自己的拙见。

一、案例一:200912311210分左右,张春风驾驶鲁P38896号轿车沿聊临路由南向北行使到硫酸厂门口与骑电动车的杨正浩发生碰撞,导致杨正浩当场死亡。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认定书认定张春风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杨正浩不承担事故责任。杨正浩尚未结婚,张春风一方与杨正浩的父母根据法律规定达成了一次性赔偿协议,但此时杨正浩的女朋友王玲玲拿着一份医院出具的其怀孕两个月的报告单出现了,要求张春风一方支付胎儿的抚养费。

此时问题就出现了,胎儿在交通事故中的赔偿请求权如何实现?笔者从下面几点来分析一下胎儿在交通事故中的赔偿请求权:

(一)胎儿是否享有损害赔偿请求权?

我国《民法通则》第9条规定:“公民从出生时起到死亡时止,具有民事权利能力, 依法享有民事权利,承担民事义务。”可见,将民事权利主体限定在出生之后。民法学界一般也认为,既然公民的民事权利能力始于出生,胎儿既然没有出生,自然不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笔者认为这样的认定对尚未出生的胎儿——也就是未来的公民的权益的保护很不利,这样的认定也违背了我国保护广大公民合法权益的立法原则。我国《继承法》第 28 条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可见,这一规定也说明了胎儿应享有扶养损害赔偿的请求权。不过,胎儿享有的这种扶养损害赔偿的请求权是一种特殊的权利。

我国《民法通则》第9条规定以及杨立新教授所提出的人格权延伸保护理论,都将民事主体限定在出生之后。可见,胎儿的这种损害赔偿请求权,在胎儿还没有出生之前,是一种潜在的权利,还没有享有这种权利的权利能力。因为这种权利存在很强的不确定因素,如果胎儿出生时为死体,无论是侵权行为致死,还是其他原因所致,胎儿都不能产生损害赔偿请求权。因此,这种损害赔偿请求权应待其出生后,依法行使。这时,胎儿就不再是胎儿,而是一个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的主体,行使损害赔偿请求权就不再存在任何障碍。可见,胎儿的损害赔偿请求权,应由胎儿出生后具有民事权利能力的本人享有和行使,不能由他人行使。因为法律保护胎儿损害赔偿请求权的前提是胎儿活体出生,只有这样,才会使其损害赔偿请求权自受孕时起受到保护。而一旦其活着出生,即具有民事权利能力,自然可依自己的人格,享有权利,行使权利。当然,在其不具有或不完全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时,损害赔偿请求权由法定代理人代理,但这并不否认被代理人(婴幼儿)的权利主体资格。

(二)非婚生胎儿与婚生胎儿是否享有同等的扶养损害赔偿请求权?

我国《婚姻法》第 25 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非婚生子女的生父,应负担子女必要的生活费和教育费的一部或全部……”及《继承法》第 28 条规定:“遗产分割时,应当保留胎儿的继承份额。胎儿出生时是死体的,保留的份额按照法定继承办理。”可见,婚内与否,都不影响胎儿权益受到法律保护。即使非婚内受孕的胎儿,也应享有同等的扶养损害赔偿的请求权。只是胎儿请求扶养损害赔偿权时遭遇的难易程度不同。

1、婚内受孕胎儿在孕育过程中,扶养人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胎儿出生后,胎儿的母亲与胎儿的爷爷、奶奶为争夺扶养损害赔偿权发生矛盾时,应由胎儿的母亲作为胎儿的法定代理人行使扶养损害赔偿权,即由胎儿的母亲直接向赔偿方要求扶养损害赔偿请求权。

2、非婚内受孕胎儿在孕育过程中,扶养人因道路交通事故死亡,因此时胎儿的损害请求权存在不确定性,但尸体又不可能久放不解决,待尸体处理了,胎儿出生后,再要为胎儿行使扶养赔偿请求权时,因胎儿为非婚生子女,要想证明胎儿与扶养人之间原存在亲权关系却没有了证据,导致在实践中权利主体不能确认使这类型案件的胎儿的扶养赔偿权无法行使该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名法律工作者,我们明确告知受害者的亲属,最好保存死者的某些器官或毛发作为检材。这样待胎儿出生后为活体时,受害人在请求扶养赔偿时才有充足的证据,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保护。

实践中,我处对于这样的道路交通事故赔偿协议公证,是按照第二种情况处理的。上述案例一中,我们就明确告知赔偿方该事故中的胎儿的损害赔偿请求权的不确定因素很强,胎儿能不能生产下来,生产下来是死体还是活体无法确定,所以赔偿问题不可能一次性终结;并告知受害方,可以保存死者的某些器官或毛发作为检材,以便必要时进行亲子鉴定。待胎儿出生后为活体时,受害人在请求扶养赔偿时才有充足的证据,受害人的合法权益才能得到保护。

二、案例二:201022122时许,闫某驾驶鲁P66689号轿车至聊阳路口时,与行人鲁某、鲁小宏父子发生交通事故,致使鲁某死亡,鲁小宏受伤。闫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鲁某、鲁小宏父子不承担事故责任。现双方当事人达成一次性赔偿协议,要求对该协议作个公证。此时,鲁小宏(199466日出生)尚未年满16周岁,而其母亲已于2009年去世,现还有一位年迈的祖母。且鲁小宏的大伯和姑姑争着担任鲁小宏的监护人,争相要求监管鲁小宏应得的赔偿款。

那么,该如何确定鲁小宏的监护人?肇事方对其支付的赔偿金由谁代为监管?

我国《民法通则》第16条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未成年人的监护人。未成年人的父母已经死亡或者没有监护能力的,由下列人员中有监护能力的人担任监护人:(一)祖父母、外祖母;(二)兄、姐;(三)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属、朋友愿意承担监护责任,经未成年人的父、母的所在单位或者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同意的。对担任监护人有争议的,由未成年人的父、母所在单位或者未成年人住所地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在近亲属中指定。对指定不服提起诉讼的,由人民法院裁决。

(一)首先要明确监护权的性质。

所谓监护是指对未成年人、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的精神病人的人身、财产以及其他一切合法权益进行监督和保护的一种民事法律制度。

设置监护制度的目的就在于保护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合法权益。监护权是监护人对被监护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合法权益进行监督和保护的一种权利。通常权利主要体现为权利人的利益,但监护权主要体现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因此,监护权是权利与义务的统一体,由于监护人承担着保护和监督被监护人的义务,为完成该项义务,法律也赋予其一定的权利。   

(二)其次要明确监护人的顺序。

监护人的顺序,是指监护人有数人时,法律规定的承担监护职责的先后顺序。确定监护人的顺序是为了便于协调监护当事人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避免滥用权利和推诿义务。《民法通则》第16条对监护人的资格和监护顺序作出了明确规定。此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贯彻民法通则《意见》第14条的规定:前一顺序有监护资格的人无监护能力或者对被监护人明显不利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对被监护人有利的原则,从后一顺序有监护资格的人中择优确定。被监护人有识别能力的,应视情况征求被监护人的意见。在监护人自然死亡的情况下,其监护职责消灭,监护关系终止。

因此,案例二中,在鲁小宏的生父母死亡后,其与父母的监护关系已自然消灭,因鲁小宏又无兄、姐。唯有其祖母系第二顺序的法定监护人,按法律规定,鲁小宏的祖母应作为他的法定监护人,但我们考虑到鲁小宏的祖母年事已高,教育和照顾他的能力相对较弱,鲁小宏随其生活不利于将来的成长。因此,我们事先征求鲁小宏的意见,然后为了鲁小宏的利益着想,建议他的大伯和姑姑共同担任鲁小宏的监护人,并要求肇事方将赔偿款打入鲁小宏本人的帐户,由其大伯和姑姑共同代为监管,直到其成年后方可将该款提出。鲁小宏的大伯和姑姑本就互不信任,都同意接受这样的建议,最后大家满意而归。

实践中,我处在公证涉及监护权的交通事故赔偿案件时,是慎之又慎,充分考虑被监护人的利益。一般采取下列作法:

1根据《民法通则》的有关规定,未成年人的父母是当然的法定监护人。父母一方生存的,生存的一方为未成年人的监护人。

2)未成年人的父母同时死亡的,我们建议有监护资格的人本着有利于未成年人身心成长的原则,协议确定未成年人的监护人,然后由协议确定的监护人对被监护人承担监护责任。协商不成,就赔偿款的监管问题达不成意见时,我们通常建议双方将赔偿款提存到公证处,由公证处代为监管,待未成年人年满十八周岁或者急需时再提出。关于未成年人上学的学费问题,可以由双方共同来提取或由双方各方指定的人共同来提取。

3)在未成年人的父母同时死亡,被监护人的祖父母年事已高,教育和照顾被监护人的能力相对较弱,被监护人随其生活不利于被监护人的成长时,我们充分考虑被监护人的利益,为其提供一些合理的建议,以确定最有利于保护被监护人的利益。

三、协议中能否约定收到赔偿金后,受害方放弃追究肇事方的刑事责任

多数交通事故民事赔偿协议中,赔偿方要求协议中写明:受害方收到赔偿金后,放弃追究肇事司机的刑事责任。这样的条款能否写入赔偿协议中呢?

首先明确一下交通事故民事赔偿协议的性质?双方因交通事故而引起的纠纷,他们之间所签订的协议就是通常所说的私了协议。根据我国《合同法》第四条的规定:“当事人享有自愿订立合同的权利,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非法干预”,这也就是所谓的“合同自由”原则。因此,对于当事人来说,只要协议由双方当事人自愿订立,是双方真实意思的体现,在不违反国家强制性法律、法规规定以及社会公共秩序的前提下,当事人可以自主处分权利,达成协议,这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项基本的民事权利。现实生活中存在大量的此类情况,而无论具体情况如何,关键都在于明确私了协议的法律效力,即协议的合法性决定了双方的约定能否受到法律的保护以及当事人权利能否实现。

双方签订的《交通事故民事赔偿协议》是双方意愿的体现。但是如加上受害方要求的上述条款,这样从协议的内容看实际包括两方面,一是赔偿受害人经济损失多少万元,则受害方不再追究肇事方民事责任;二是不追究刑事责任。

协议中对民事赔偿的约定是有效的;对于协议注明不再追究刑事责任的问题,由于肇事司机的交通肇事罪是刑事公诉案件,不属当事人自诉案件的范围,当事人双方根本无权就此作出约定,因此当事人双方就此内容达成的协议无效。

法律虽然规定“合同自由”,但私了协议的法律效力必须要明确,协议的合法性决定了双方的约定能否受到法律的保护以及当事人权利能否实现。

约定不追究刑事责任并不受法律的保护。但是我们可以建议受害方在协议中约定:受害方收到全部赔偿款后,可向司法机关请求减轻或者免予追究肇事司机的法律责任,以此作为司法机关将来对刑事部分定罪量刑时的参考。

法条是死的,人是活的。我处办理公证时,在严格遵守法律规定的同时,还兼顾社会人情,从而最大限度地保障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真正实现了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的有机统一。

 [参考文献]

  [1] 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北京民事审判案例精析》,北京:法律出版社, 2003.5

  [2] 唐德华主编:《人身损害赔偿司法解释及相关法律案例评析》,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6.6

  [3] 刘德权主编:《最高人民法院司法观点集成》,北京:人民法院出版社,2009.1

  [4] 杨立新:《人身权法论》,北京:中国检察出版社,1996.1  

[5] 兰仁迅:《胎儿在民法中的地位》,华侨大学学报,2000年第3期(来源:中国法院网)

 
主管:聊城市司法局 主办:聊城市公证协会 Copyright 2010 www.lcgzw.cn All Rights Rese
电话:0635-2992067 传真:0635-2992067 办公地址:聊城市兴华东路市司法局院内 电子邮箱:lcgzk@163.com
建议您使用1024*768分辨率、IE 7.0浏览器,以获得本站的最佳浏览效果 鲁ICP备11018117号-3